快捷搜索:  as

原来世界是整个样子的

天下和社会便是他们原先的样子容貌

不公道 暗中且纷乱

但这没有错 也不必要变动 存在了上千年的规则

只不过 在社会中的人必要慢点 走的慢点

系统体例中的人想走出来 那样的生活他们不想要了

系统体例外的人狂热的要命 挤破头往里走

心底依旧存着对未知的憧憬和追求

于是 人就分开这么两种

社会也自始留着两扇门

一扇门上写着进口 金碧辉煌大年夜气磅礴

别的一扇门写着出口 就像再寻常不过的一扇门

里边的人看不见 外边的人拉不开

兜兜转转 人类活了几千年

他们的视线越来越高

跨过苍山洱海 看穿天下的尽头

星辰阻挡不住 暗中遮盖不了

可自始至终 人都没看破自己

是啊 我是个外边的人 我想进去看看

去繁华那边走一遭

年轻的时刻 我跟我自己说

你要到一个足够高的位置

然后足够用心仔细的去看这个天下 全记下来

这样 今后 无论你选择在哪个位置生活

做如何的一个通俗人

与如何的人发生如何的故事的时刻

你都可以欣慰的笑笑

天空很高 那是我到过的地方

生活很好 我会用心努力过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